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技術支持
一項收購計劃造成舍弗勒集團深陷債務泥沼
因債台高築,剛剛放棄曆時5年的并購計劃的舍弗勒集團問責高管,舍弗勒CEO Juergen M. Geissinger下課,舍弗勒原CFO Klaus Rosenfeld暫代CEO職務。 www.zcwz.com

  據彭博社報道,Juergen M. Geissinger将離開舍弗勒集團。舍弗勒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公司已經與Juergen M. Geissinger達成一緻,提前1年解除雙方合同。

  目前,舍弗勒集團深陷債務泥沼,高額債務源起一項收購計劃。 中華軸承網

  2008年,舍弗勒集團突然宣布收購大陸集團。大陸集團是德國運輸行業制造商、世界第四大輪胎制造商,産品除了輪胎還包括制動系統、車身穩定控制系統、發動機噴射系統、轉速表及其他汽車和和運輸零部件。

  其時,大陸集團的體量是舍弗勒集團的3倍,但舍弗勒集團憑借美林集團、蘇格蘭皇家銀行(RBS)和德國安聯保險公司旗下的德盛銀行(Dresdner Bank)的支持,試圖通過收購大陸集團成為德國汽車零部件的翹楚,若該項收購計劃成功,将是德國零部件發展史上最大的并購案。

  此項收購引起了歐盟反壟斷部門的關注并就此進行了反壟斷調查,最終歐盟認定舍弗勒的收購計劃不涉嫌壟斷,為舍弗勒收購大陸集團打開了政策大門,也最終開啟了潘多拉魔盒。舍弗勒集團以每股75歐元的報價收購大陸輪胎公司股東手裡剩餘的82.41%股份,投資超過100億歐元。為了使收購順利進行,舍弗勒集團與大陸集團簽署了《投資者協議》,舍弗勒承諾在合同生效的4年内持有的大陸集團股份不超過49.99%,剩餘部分由第三方銀行監管。 軸承網zcwz

  為了在不違約的前提下減輕資金壓力、快速控制大陸集團,舍弗勒集團開始尋找戰略投資者收購監管部分的股份,但随後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在銀行逼債和找不到新投資人分擔收購成本的情況下,舍弗勒的債台越來越高,最終不得不向國家提出救援申請。舍弗勒家族甚至準備剝離和出售部分私人資産用于向債權銀行償債。

  但相對舍弗勒的巨額債務,這隻是杯水車薪。2012年,舍弗勒被迫抛售大陸集團10.4%的股份,變現15億歐元償債。今年5月,舍弗勒正式宣布放棄對大陸集團的收購計劃,随後,舍弗勒再次抛售大陸集團4%的股份變現償債。目前,舍弗勒的債務仍高達90億歐元。

  今年上半年,舍弗勒營業收入為56.14億歐元,同比下降0.7%,淨利潤為5.61億歐元,單純依賴利潤償債難以在短期内達成,通過資本運作償債已經成為企業生存的重要課題。顯然,Klaus Rosenfeld暫代CEO職務更符合舍弗勒目前的狀況。Klaus Rosenfeld之前曾在德累斯頓銀行(Dresdner Bank)擔任CFO職務,于2009年被任命為舍弗勒CFO。舍弗勒集團并未宣布何時正式任命CEO。

  “今天領導層所作出的變動,為我們對舍弗勒集團及其領導層在未來進行重新定位鋪平了道路,我們将借助于必要的投資,繼續堅持我們的增長路徑。”舍弗勒董事長Georg F. W. Schaeffler針對此次人事變動對外表示。

  “在雙方沒有達成一緻的情況下實施企業并購,會将股價炒高增加并購成本,舍弗勒并購大陸集團本身就是以小吃大,企業實力不足,依賴的就是銀行和财團,這又會增加額外的利息成本,在市場利好的情況下順利完成收購償債尚有可能,但是舍弗勒對于市場前景和經濟大勢的預測顯然有誤,金融危機的爆發,已經注定了這次并購案的失敗。舍弗勒太希望得到大陸集團了,舍弗勒對達成目标的渴望讓它忽略了所有負面的信息,這種冒險最終導緻了舍弗勒和Juergen M. Geissinger的悲劇。”汽車評論員張志勇表示,“這個案例,對于在海外并購中缺乏經驗卻飽含熱情的中國企業是一個值得借鑒和思考的典型案例。” zcwz.com